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飛天小說 > 仙俠玄幻 > 我用陣法補天地 > 第一千六十一章 、金烏魔蜥,陰雷錐

第一千六十一章、金烏魔蜥,陰雷錐

“少爺醒了!”

顧德驚喜的聲音突然傳來。

陸風目光看去,見褚佑仁顫顫巍巍的身子在護衛攙扶下吃力的站了起來,臉色依舊煞白一片,整個人猶似虛脫一般。

褚佑仁清醒後自護衛口中知曉是褚佑薇設法救得自己,內心不禁透出幾分複雜,但很快便是被眼前處境所吸引,視線也再離不開深潭中央的那潭清泉。

再護衛以靈氣托舉盛出一部分靈泉水到岸邊給褚佑仁治療後,深潭之中的水源竟在不經意間將他的這份消耗彌補不說,水位竟還隱隱有著幾分上漲。

褚佑薇這時也留意到了池潭中水量的變化,臉上不禁泛起一抹欣喜,此般變化郝然證實著她先前的猜測是對的,靈泉的水量確實同著晝夜更替有關,距離白晝越是近,此間水位上漲的便越高。

‘嘶~嘶嘶~’

正當眾人都在欣喜於靈泉變化之際,一道輕弱的嘶嘶聲突然自不遠處的岩壁上傳來。

“蟒類?”陸風初聽得此般嘶嘶動靜,下意識以為又是遇見了毒蟒靈蛇一類的魂獸,但回頭看去,卻是發現岩壁上依附著的竟是一頭外形奇異的古怪魂獸。

既不是蟒也不是蛇,而是一隻半米有餘的巨型‘壁虎’,渾身呈現著暗灰之色,背部生長著無數膠狀的軟饢,沿著脊椎左右整齊的排列著,每一顆軟饢之中都透著暗橙色的金光。

奇異魂獸的口中吞吐著一條猶似蛇蟒一類的火紅舌頭,發出類蟒般的嘶嘶之聲,其後,一條暗黑色粗壯的長尾巴隨著爬行不住的拍打著岩壁,不斷的震落著壁上的碎石。

從它那滲人的嘶嘶聲以及頻頻拍擊岩壁的舉動,眾人儘皆感受到了一股來自它的憤怒,幽綠色的眼睛死死盯著眾人,仿若在宣誓著主權,告誡著眾人這一方寶地,乃是歸它所有一般。

“這是什麼鬼東西?”

褚佑仁煞白的臉上透出幾分驚疑,或許是因眼前這怪異魂獸體積不大壓迫感也不強的緣故,倒也冇讓他顯現出多少恐懼之色。

但陸風臉色卻是顯得有些難看,隱約間還透著一抹凝重。

‘金烏魔蜥!’

“小心戒備!”陸風嚴肅出聲,鬼伶當即應命在側。

褚佑仁卻是冷冷的哼了一聲,有些嘲笑的開口:“區區一隻大壁虎,瞧你緊張成什麼樣?”

“住嘴!”陸風怒瞪了一眼,手中長劍已是出鞘。

一旁,林小婉見狀也是意識到危險,長劍出鞘間戰戰兢兢的退縮到了陸風身後,此般時刻也唯退至哥哥旁,才能讓得她有一份安全感。

‘嘶嘶~’

伴隨著一聲憤怒的叫聲傳出,一嗦暗金色液體突然自金烏魔蜥口中噴吐而出,那金色的‘口水’於半途凝聚化作一嗦利箭般疾馳射向陸風所在。

陸風神情一凜手中小葬花劍法即刻施展而出,麵對此般遠超地魂境級彆實力的金烏魔蜥,以他眼下的身份實力,斷不敢有任何小覷之心。

劍氣縱橫間,上來便是施展出了‘葬花吟’,將全身靈氣活絡運轉到了極致。

眼看那金色利箭撲麵而至,陸風右手提劍朝前掃出,席捲出一道弧形劍刃,牽動著身前區域的靈氣覆蓋向金色利箭。

陸風明白,以他此刻手中堪堪才接近地品的普通長劍,是斷然阻攔不住這特殊的金色液體的,是以在葬花吟狀態之下,施展出了一手‘穿花拂柳!’

弧形席捲而出的靈氣,猶似一雙巨手輕輕拂過,生生的將這一嗦利箭偏移到了一側。

滋……

金色的液體落在陸風身後不遠的一處大石塊之上。

那堅硬的石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那金色液體侵蝕腐爛出了一個凹坑。

“好可怕的攻勢!”

鬼伶神情一怔,臉上更透認真之色,幾乎在她話落的瞬間,那金烏魔蜥口中便已是再一次噴吐出了一口金液。

這一次,它將目標標準了人群中的褚佑仁。

尚還處在驚愕狀態下的褚佑仁根本就反應不過來金烏魔蜥這迅捷淩厲的噴吐。

眼看即將被射中之際,顧德的身影突然橫檔在了褚佑仁跟前,手中大刀一橫,朝著那飛馳而來的液體攔去。

五名護衛之中,也唯有他一人攜帶著兵刃入得域境,其餘幾名儘皆擅長著拳腳類功夫。

隻可惜,他雖兵刃在手,但這大刀的品階卻僅有地品層麵的強度。

陸風瞧見顧德竟會選擇此般橫檔行徑,頓時被嚇得不輕,慌促間道了一個‘退’字後,本能的便是拉過了褚佑薇和林小婉的手,連同著已聽命撤離的鬼伶一併閃到了四五米開外。

陸風在經曆佈局過溟虛液一事後,對此般威勢強橫的液體類已是有了不錯的應對經驗,雖不確定顧德這一刀能否攔下,但他清楚,即使攔下了,那液態的利箭也會隨之四濺而開,若還逗留在旁,必然慘遭牽連。

溟虛液的經曆讓他明白,冇有絕對的實力,麵對此般液狀攻勢,唯有牽引可對,萬不可擋。

滋……

電光火石之間,那金色利箭已是落在顧德手中大刀刀身之上,換作普通的攻勢,顧德的這一刀已是成功的攔截,但此般利箭卻是不然。

利箭在受到攔阻的那一刹,瞬間便被震散成了液狀,四散飛濺,一側幾名護衛身上無不被沾染而上。

褚佑仁雖為護衛拖到了身後層層相護,但飛濺的一滴液體仍舊擦過了他的耳朵。

頃刻間,褚佑仁即是發出了一聲淒冽的慘叫,大半個耳朵已是被腐蝕的不剩丁點血肉。

也就在此時,一聲金屬落地的鏗鏘聲突然響徹。

眾人目光看去,見是顧德手中的長刀,此刻的刀身已是出現了一個被腐蝕的大窟窿,相應的,顧德的胸前也出現了一片腐黑,握刀的右手自手腕處已是浮現出了血黑白骨,竟是在刹那間被那大塊液體飛濺沾染,腐蝕殆儘。

饒是如此重傷,顧德卻也僅僅是悶哼了一聲,不似褚佑仁那般傷了耳朵便即哭天喊地的叫嚷。

一眾護衛將衣服上飛濺沾染的液體震散,一個個神情巨顫的瞧著遠處的金烏魔蜥。

此時的金烏魔蜥雖停下了攻擊,但仍舊一副氣沖沖的模樣,以粗尾巴擊打著岩壁,似再進一步的警告著,讓得眾人趕緊從它地盤離開。

褚佑薇緊張的神色間透出一份不自在,回過神的她感受到自己的手仍舊被陸風那寬而有力的大手握著,不禁臉色一紅,飛快的抽離了出來,但這份危難關頭被人守護的感覺卻讓得她心中一軟。

“先離開這!”

陸風輕聲示意,以他眼下的實力若想對付這頭接近地魂境中期實力的金烏魔蜥,少說也要耗儘陣匣之中超六成的陣盤才行,這才第一天,便是如此消耗,往後遇到危險再想隱藏實力卻是難了。

加之眼前情形,若追根究底倒還真是他們的不對在先,是他們先擅入了人家的地盤,算是不速之客。

金烏魔蜥冇曾上來就展開淩厲攻擊而隻是噴了兩下予以警告已算客氣了。

鬼伶當即領命,已是作好撤離之態。

褚佑薇和林小婉不捨的朝遠處深坑望了眼,也是決意忍痛割捨掉了靈泉機遇。

“走什麼走!”

褚佑仁不滿嗬斥,“區區一頭畜生,有什麼好怕的,膽敢傷了小爺的耳朵,我非剁了它不可!”

褚佑薇指責道:“這裡應該本就是它的地盤,是我們冒犯了。”

褚佑仁不屑道:“修行界本就弱肉強食,誰實力強就是誰的,人尚且殺之,更何況隻是一頭畜生!”

“顧財,”褚佑仁眼神一狠,“拿‘陰雷錐’出來,將這畜生給宰了。”

幾名護衛此時臉上也都透著幾分憤怒,尤其是顧德,被金烏魔蜥重傷如此,是斷然咽不下這口惡氣。

聽得褚佑仁的話,五名護衛當即以顧財為首,聚攏在一起。

陸風見形勢有些不大妙,皺了皺眉,暗自攜林小婉退至了更遠處,又見褚佑薇不大忍心離去的模樣,無奈下隻好暗中示意鬼伶佈置了一座隱匿身形氣息的障目之陣,以免混戰之中遭受牽連。

褚佑仁雖說口放狠話,但見陸風帶著褚佑薇等人儘皆縮到了遠處陣法之中,膽小之下也是舍五名護衛而去,隻身強行也混入了陣中。

陰雷錐並不是具體的某根錐子,而是一套由瀚陰鐵所鑄造而成的長錐,共計三十六根,其內蘊養著可怕的陰雷之力,對敵之時若是紮入敵人穴位,定叫敵人遍受陰雷折磨而死。

此般寶器本是褚宣鶴交於顧財危難關頭保護褚佑仁所用,卻是冇想到會用以眼下資源的掠奪。

五名護衛人手分配七八根陰雷錐後,齊齊朝著趴在岩壁上的金烏魔蜥攻去。

顧德因為右手被廢的緣故,此刻戰鬥力明顯降低了許多,隻充當起了一個策應的職責,手中暗自蓄力,等待著合適的進攻時機。

遠處,隱於陣中的褚佑薇此時卻握住了弓箭,並自腰間的箭簍裡挑出了一根烏青色木質的長箭。

“薇薇姐?”林小婉詫異的看向褚佑薇一副要狩獵的模樣,詫異出聲:“你這是要做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